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米加】安大略的星与月

事实是,马修·威廉姆斯有很多很多次都指着亲爱的圣诞小基督诘问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倒霉,往往这个时候,被亲友团一致评为安大略良心的他才觉得一定不是自己祷告得不够有诚意而是上帝特么的在逗我的缘故。


没错,至少在这件事上马修的确说对了。


不管你信不信,这一切的开端也许和一种四十米高的槭树科槭属落叶大乔木流出的白浊液体有关,而我们一般把它的精炼产物叫做枫糖。



整个学期的劳累被瞬间想起,马修由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来拍亮床头的木壳时钟,雪青的瞳孔缓缓聚焦,试图驱散LED屏中阿拉伯数字的重影。


现在是深夜两点...

【仏英】单曲循环

我们会被短暂地爱着,然后再被遗忘。但是有这份爱就已足够;所有爱的冲动,都会回到产生这些冲动的爱里。甚至对于爱来说,记忆也并非不可或缺。在生者的国度与死者的国度之间,有一座桥,而那桥就是爱。它是唯一的幸存之物,它是唯一的意义。

第一章

睁眼。 

肯定不是自己的寓所——这是弗朗西斯的第一个念头。 

视线的聚焦显然还没有调整好,眼前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哦,这么说也不对,他想到。随着夜视能力的逐渐恢复,他渐渐地看清了满布着油垢与水渍的天花板。如果没看错的话,墙角的那道细纹应该是裂缝? 

真是头痛欲裂。 

灰暗而带着一丝甜腻气息的空气里似乎飘着灰絮。不...

【鲸组】死神与风笛手

序幕


就算在黑塔大陆,这都是句特别俗气但又真的不能再真的话——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第一幕

双手相交枕着头躺在城邦郊区的沙地,一位风笛手正注视着苍穹中肉眼几不可及的黑点。


他周围分布的是冰巨人归向极北时留下的稀稀拉拉的足迹,上面所附着的湿寒水汽正竭尽最后可能蚕食着春日生机。根据远在隔绝之墙的神学实验家路德维希所说,这个过程其实和勒夏特列原理和楞次定律有异曲同工之妙,一句话,都是无用功但却总会发生。


风笛手睁大紫罗兰色的眼睛,看见天边的小黑点由远及近,逐渐显露出前端的橘黄,于是什么也不做只是轻轻唤了声帕芬,而被称作帕芬的海鹦迅疾地向地面俯...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