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整日沉迷学科不可自拔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我见过旧神改换名姓

见过众人劈开圣人颅顶

见过所有方被称呼为圆

而真理蹒跚而行
/

还有什么值得惊奇

盲信是你钟爱港口

愚昧在其中停泊媾和

以善之名

伐同伐异

/

你说风伤不了人

但它咽下了亡者功绩

跪在叛徒的血坛上

众人于昨日视而不见

讴歌新神

/

不要以甜美贿赂我

或是以黎明

早见过众神骸骨

又怎样能让我相信你口中唯一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要文明 不要小蓝手

那么就让一切安静吧
既然这是你所期望的
就直白不能言明的词汇吧
我会选择忘记

何必还戴着面纱
将镣铐添金鎏银
明知深渊无法被漠视
于是便让凝望深渊的人消失

冷却 冷却的血液以为这便是地狱了
接着却还有更惨烈的光景
温水煮沸
才发觉丧失了最后脱逃的机遇

墙筑起
最后一块砖
放上
歌功颂德者的掌声不够响亮
至此也成了罪行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献给一位旁友 你的文太好了 以及本月全是考试 所以怎样都是考前

你泼洒的是隆重之物

细碎的金箔碾成粉末

只不过最末节的锦簇

你的肌理俯仰于万古

商参的沉浮化为呼吸

只不过最无奇的命数

神灵将刻刀埋入你躯体

你忍痛

你执笔

从此世界安静 无需言语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又被屏蔽了篇文 很气 浪费在与屏蔽抗争的时间上太多了 因此而发】

他们以同样的罪行羁押我们

捆住双手往喉管灌蜡

纸张撕碎 放逐轻而易举

比特的世界里从无怜悯

可哭嚎声已被旁人听去

他们又如何磨灭记忆

我们难道不是一开始选择 商酌 妥协 选择皇帝新衣

直至退无可退的境地

为何要被荒谬的机器所择取

再了解不过它的运转机理

我们的肩背还有黑名单的烙印

他们所认为是背叛的 或许只是真诚而已

已存在的事物难道会因为否定就死去?

美也诞生在丑恶孽情中

只是呼吸多么无趣

被屏蔽者自有凭吊他们的圣...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连着看了几本翻译得很不走心的文 想要夸夸用心的译者】

你赠与我崭新的器官

陌生鼻腔牵引着熟悉的思维

投进香膏与蓖麻油

窥视海雾影绰中的异国桅干



集异璧之大成中

氕氘氚之音素里

盂兰盆节鼓点下

皆有幽默较量存异求同



是象胥后裔揉皱了深渊

不住推敲

笔尖留下彼得的营造

无论是雁塔深锁亦或三联潮引

无论是蜡炬如豆亦或电晶莹莹

谁记得经你手的是取舍与文明



当书页唤醒了梦梦唤醒了火

火说着物竞天择德赛社义

无数幽灵游荡于大地

世人记住了幽灵状貌

而我看见它们投下的是你的形影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本期关键词
韵是什么 可以吃吗

再无一物如同死亡般让人牙冠紧咬

而我们张嘴无益

羸弱的受害者被时间吸吮干净

吐出干瘪骨头

于是愧疚如潮水般逝去

而麻木是心照不宣的流行

义愤填膺的却是羊群哄声

少数异类的牺牲可以被接受

谁操弄着食槽摆布栅栏

无需关心

只是荣幸地咩咩叫唤着

似是与主共享荣光

隐匿在羊群中

有人做的是

用石头击打风

有人做的是

用笔记下矛盾

他们明白这是心安理得的徒劳

而太过接近的

是即将被吞噬的

末法时代里

眼睛明亮的装作瞎子

而愚痴则被推举成圣人

可总有人想起的

应该会想起的

也许会想起的

这煌煌的文明之花往往由遗忘浇灌

【考后文艺突发三则】

近在眼前的
秋天的梦魇
她肥厚的翅膀扑动
将要吃掉夏天

而你的眼上有花蕾
嘴角有血痣
应该被碾碎
还未被碾碎

我却
漆红的骨架向你走去
采撷了七点钟的落日
和整个远古森林

慢慢地拍打
一个时辰或者地球的年轮
你远行了
路上将有我的粉末

士兵慢了三拍
理智慢了三年
据巴比伦毁掉
也有三个世纪

文字容忍
文字说话
先贤愤恨的目光
停滞在无辜者身上

审判的钟声近了
摇绳者聋了
听不见的福音
连眼睛也挖去了

最后是天堂的建立
遵循着可喜的律法
地狱空无一人
背神者死在人间

蜉蝣朝生暮死
神龟犹有尽时
有四个祝愿四个预言
你只信了一半

一曰文明反复
一曰繁衍不息
一曰过去的不过去
一曰将来的必将来

而你问
答案是否需要问题...

考前文艺突发一则

本期关键词 强行押韵

当是死去的精魄 只听觅故人的歌

又为何还囚于这躯壳 享受这磨折

时间在不断积累皱褶 已无人研磨

沉默是低地的青稞 被自己剥落

有五十种未来经过

却无一种为我停泊

考前文艺突发六则

1

温热的血  温厚的礼赞

食腐者已蠢蠢欲动

当三千个太阳都熄灭  熄灭又重生

当三千瓢水都覆于地  覆地又重收

以太里会不会传来一声叹息

劝诫我放下兵刃

或是刺得更深

2

谁的瞳孔里不会有乳浊的天空

忠实地反映星夜

谁的灵魂趟过基因的泥沼

走出复制子的迷宫

我渴睡的眼闭了

梦里谁睁开双眸

3

这是一桩罪行的预告

我会冷静地掘开你的坟墓

握住我已非常熟识的你的指骨

用糟贱过的艾草和糜烂的书页填充你的躯体

然后吻你  吻你瘪缩的眼窝

既然活时不曾为我流泪

就让它们在死后被我濡湿

4

沦落在轻佻的雨里

耽溺于...

考前文艺突发五则


我钦慕画家,他们画着美丽的尸体:猫的尸体、山的尸体、教堂的尸体、女人的尸体,还有,时间的尸体。直到终有一日,他们自己也作尸体。这时,人们忽地发现了他们笔下的美来,纷纷睁大了双眼去迎接画家们尚在人间滞留的灵魂碎片,于是倏忽间,尸体们便活了过来。



我是自己眼中的正直者,是他人眼中的嬉皮士,偷了你的珠宝,惶惶然不知藏在哪里才好,却还要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样,紧握在手心都快要被炽热体温融化了,心里怦怦跳。但你没有怀疑我,谈笑间说是丢了不重要的东西。于是我哭着跑回家,把它们全都丢弃掉。



羚羊问我草场的位置,我指向东南,它们倒立着用角走路去往。花豹也问我草场的位置,...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