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突然的沙雕创作】三千字文手综合症


重点中的重点:所有文字并不代表作者观点,当然,也不可能完全是凭空诞生的,但只要记住我完全可以写个相反版本的就好,不,有可能已经在写了2333

三千字文手综合症


有一种传染病静悄悄地在写手群中传播,它往往锁定的是那种稍微离群索居的写手,病名通俗易懂,三千字文手综合症,一开始,谁都不会发现有什么异常,直到有一天发觉自己只能写三千字左右的文时才恍然大悟,接着痛哭流涕,完了!我被传染了!

应该说这个病大多数时候不影响生活,也不会强行阻止你写出三千字以上的东西,但谁没有个优秀长篇遗芳后世的梦想呢,谁没有幻想过有个田螺姑娘来报恩,每天晚上悄悄地根据你的大纲写文,你悄悄地将写好的章节发在某个平台上,路人催更,画手奉图,写手搞小论文的愉快场面呢。但至此你的梦碎了,强行写出的长篇犹如片面的平凑,集齐一百条毛巾那也不是土耳其地毯。虽然短篇集结也不是不可能,但读者对短篇里的角色能长期共情得起来吗,一切为了剧情服务,名字换成ABCD可能更符合当代碎片阅读环境吧。会有人大喊着你的角色名或在睡梦中与之相拥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更别说你设定的世界观了,低魔高魔,地历月历,九十亿个神灵名字和三十二种性别设定,怎么塞得进word文档里20k上下的储存空间,你哭着敲打你的红轴键盘,你觉得甚至对不起搜狗拼音输入法。

一开始的症状是你似乎变得不那么勇敢了,再也不会像刚开始写作一样买一个厚本子并催眠自己,我会写完整整一本小说,而这本就是原稿。接着,你开始计较大纲里一笔带过的描述该怎么写,“于是A和B又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关系逐渐好转……”,问题来了,经历了什么事?你可耻于写某一天……接着某一天……你的乐趣是在创造角色的瞬间就决定ta的死法,而现在这乐趣也被剥夺了,因为诞生和死亡之间还有无数个日月,你就算要缺德,也要留足时间先让读者爱上,是的,角色的每日是和你度过的,但读者不可能撬开你的脑子瞧瞧,或者说就算他们能,那也懒于这样干,写个车放在外链里都有人不愿意点,你怎么能相信他们肯费力气沿额骨颧突后方1.5CM确定关键孔,然后二人一组把你的脑子锯开?最后你病入膏骨,甚至连大纲都写不出来,你觉得起承转合如此套路,而原本奇妙的想法显得逻辑混乱,众多副角面目不清,最后你甚至惊叹于你自己怎么还能OOC的,就像网易重蹈腾旭道路,斩龙少年也终成恶龙。

三千字!你呐喊着,那也不是不足够!你开始认命,于是在某个愈发接近考试的大好的日子里,缪斯爱上了你,接着你在word里狂飙出一长段来,甚是满意,你的三千字其实就是为了这么一段写的,好吧,艰苦的时间到来了!你还得交代清前因后果,这也不算太难,就是显得庸常了许多,最后你拟定标题,写了文前警示和文后PS.,呵,说不定一开始你先写的其实正是这一部分,不过这也不算羞耻,就让读者猜吧。好的,你写完了,三千字,中规中矩,几个梗可能受最近看的书或者电影游戏影响,你发表了!你等待着,正如蝰蛇等待灰鼠,蛋白激酶等待第二信使,你等待着回复,啊,回复终于来了!

——“太太写的这么好为什么不扩写成长篇呢?”

你哭了。

评论(17)
热度(106)
  1. 一块好饼ID乃身外之物 转载了此文字
    是的,我哭了。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