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人骨挖掘指南

食用说明:一个神必掉san狗血故事,很短。

人骨挖掘指南

啊,原来是人类的骸骨——我停下铲子,但并不意外。

这里是异国城镇的郊外,远处国道上灯光萎靡不振,四周阴惨,很适合发生这种事,而我,一个考古学家或者别的什么适合做这种事的人,意外发掘了一处命案的埋骨地,也适合作为故事的开头。

不过,仿佛一具尸骨不足以使我尽兴似的,我接着发掘,松散的土质便纷纷退却,数十具骸骨显露真容,饶是我也不由得叹了口气,看来确实是被卷入不得了的状况里了,这坑还深,内里约估还藏得有个几百具,事已至此,好奇心的餮足便噌噌上升为优先选项,我放弃了向警方通报,枉顾不破坏现场的常识戴上手套翻弄——这些钙质朋友们年代不一,死因多种多样,但似乎都没遭太大的罪,姿势也大多安详。

然而,其关键问题在于,有一种异常性浮于其他所有表面线索之上,使事态向着世界的背面疾驰而去——所有的尸骨,都长得一个样。

难道是什么缺德科学家的克隆人坟场吗,古怪但又合理的念头随之而来。然而我并没有舔一口颅骨就分辨得出基因序列的本事,猜测也只能停留在脑海中去无性繁殖,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人的影子陡然与我的重叠,男人走近我的身旁。

“你记得我吗?”他开门见山。

“抱歉,没什么印象。”这是实话。

面庞普通,衣着平凡,不掩饰脚步声,但此时此地的来客不可能是常人,于是我静待他的第二句,想必会令人满意。

“没关系,请杀了我吧。”

“……你总得给我个理由?”

我皱起眉头,迟疑了一秒,接着推拒掉他递过来的枪。

“里面埋的都是我。”男人倒是很干脆地放弃了,坦诚布公起来。他眯着眼向着坑内看进去,这场景很难说有什么真实感,接着他说:“我是被困在这一天的时间循环里的人,而你就是始作俑者……不,不用担心,我已经厌倦去杀死你了,实际上我已经富有创意地谋杀你了许多次,但每到午夜,我的肉体和灵魂穿行时间缝隙之中,依然是那样痛楚,我依然会死,这样说来,我倒情愿是你来将我杀死。”

“若你所说为真,那我倒是愿意帮你这个忙。可是……”我以眼神丈量他的身高,与坑内自称的同伴作对比,“但这不符合常理,比如为什么只有你的骸骨不随时间轮回消失,为什么这样巧,偌大世界,当代交通覆盖这样广泛快捷,为何我们正好于此地相遇?”

他笑了,然后问我:“你觉得我轮回了多少次?”

“几千次?”

“不,也许是几千亿次了。”

我一时愣在原地,那是人类难以从容丈量的数额,或许,也是难以想象的,成为了无意义的零的堆积。

“而这个地方是唯一能保存我尸体,且不受时间轮回影响的地方”

“所以的确是巧合?”

“是的,几千亿次了,其中总会有个几万次你来到这里,几千次我们相遇,几百次你刚好发掘出那些骸骨来,真的,一切,一切都只是巧合而已。”

“那为什么我当时将你困在这个轮回里,听起来我很过分啊,还是你犯了什么非常糟糕的罪行?”

似乎是很久都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了,这个“很久”,或许是对独身渡过千亿日的男人也显得漫长的时光,他面色收敛了一点,接着,他张开嘴唇:

“其实你当时只是想让我活下来而已。”

end.

*梦境扩写,所以逻辑放假了。

评论(9)
热度(35)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