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黑箱孵化

*大概是没有任何恐怖事物出场,但比较掉San的极短故事,因为只是纪录,没有润色。

黑箱孵化

我是某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组织的成员之一,与朋友AB二人接到了调查一家庭中某间卧室晚上闹鬼情况的任务。客户随意交代了几句就走了,而我则不幸抽签失利,成了呆在卧室里守夜的人,当然,约好如有情况就通知他们破门而入。

然而我却甜睡一晚,并且梦见了我和同事A去赴宴的回忆。第二天醒来,他们问我,你遇到鬼了吗?

没有。我回答,我讲我做了一个梦,关于和同事A去……但我发觉自己的记忆仿佛被挖出一个毛糙的空洞,去哪里,赴谁的宴都完全没办法想起来,这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跟房间里的鬼有关系?我试图说明疑点,但却像被谁掐住喉管般无法发声,而写下的则字会在完成的一瞬间被抹去。

在尝试了许多次后,我突然意识到了我们的一切声音是被监控的,而所有能被直接目睹的字据是会被删去的。那个鬼,吞噬了我脑海中所有能顺着因果找到它的线索。

后来,我通过在朋友手心写字的方式才慢慢说明了情况,接着我们发现自己被困在了这间屋子里,大门打不开,虽然也可以从阳台跳窗,但那里像是浮游着什么不可见的捕食者,所有我们丢过去的东西都消失了,也没有听见落地的响声。

在尝试的过程中,我还试过了自杀,但伤很快愈合,试图破坏墙壁,墙壁也能自动恢复。眼看着夜晚即将来到,我们三人疲劳地靠在书柜上,我随手拿出一本书,只是因为名字比较有趣罢了,随意翻了几页,字少行宽,是我咂舌不屑的那种,但是在往回去放时我发觉了一件事,纸张的触感有点奇怪,似乎有凹凸不平之处。

于是我打开最亮的灯,将书斜着看,很快,我就得知这个灵感是有意义的。

我呼吸困难而感官麻木地略过一遍,是的,整整五百页的书,每一页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刻痕。

是前辈的笔记?我刚这么想时视线下划了几行,最终不得不确定,这是无数轮回中我自己的笔迹。

关于囚禁我们的鬼的情况。

它是堕落的神种,急需力量,但外界概念混杂的现实对它来说充满了毒瘴,所以建立起一个干净的箱庭用来猎食,可它吸收人类(存在概念上)的效率非常慢,于是它想到在午夜十二点时就把我们重置,在无限的一天内吸收。而在十二点前一分钟,就是它现身的时候。

这是笔记中比较确切的部分,其他部分我也能看出‘我'有臆测的部分。而接下来关于对现身之时对它的物理攻击的可行性和数值计数,才是最要命的。

一言以蔽之,打不过。

关于力量的估计,从20kg开始计数,不断地扛掉原有数字,在零后加零,直至最后画了一个颤抖的问号。

关于攻击频率的估计,从一秒一次算起,而现在的单位是微秒。

关于攻击范围的估计,一开始只有四个箭头,到第五次时就放弃了画图表示,说是……全方位的。

我很难想象这是用了多少血肉堆叠才得出的结论。我双手颤抖着,书都拿不稳了,此时,B提醒我还有十分钟就十二点了。

那么十分钟内必须要找到新的发现写上去,这么想时我突然发觉了一个疑点,如果说那些血肉堆出来的数据是我记录的,那说明至少这一次我没有参与战斗,轮回那么多次,倒是不奇怪。但是,为什么整本书上只有我的刻痕笔迹呢。

就没有一次,他们没有参与战斗,写下了东西吗。

于是我突然明白了,笔记上没有写出的事实。

我的躯壳就是它居住的地方。

是的,还有九分钟,它将从我的身体中现身,在它杀完其他人后,我还有剩下的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在重置前记录。

可我又为什么不写下这最重要的资讯之一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之前轮回中的我对此是有深刻记忆的。

所以说现在的我,已经是被吞噬得忘却了轮回,忘记了自己身体里住着鬼的我,是被吃得只剩几口的我了。

还有什么能够尝试呢?我们已经没有多少轮回足够打破僵局了。

……对了,不是还有一个办法吗,一开始就被告知的办法。

虽然……■■■……但毕竟……这里是黑箱啊。

最后,只剩空壳的我们得以生存了,这已经足够了,而那个办法是多么简单,甚至得到了对方的默许。

……

…………

………………

我们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另一个组织的人,我们房里有个卧室闹鬼。

在他们进来的那瞬间,我们逃走了。

End3

Normal End

PS.
微妙地同时具有coc和基金会的风味,是梦境记录。

评论
热度(45)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