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宝石之国】无cp】——净琉璃之谜

食用注意:
1.本质是法斯和老师中心
2.肯定会被作者打脸系列
3.短 ooc怪我

没问题的话就继续吧

净琉璃之谜

法斯法菲莱特曾沉睡百年,身中多有合金,体内暗生疑心,与他厮磨者或不至于无所适从,仍然与他问好又告别,可他的确早谙熟忒修斯之船的魔障,是这寂然国度里愈行愈远的异乡人。

失却的先是腿,因他被薄命的肉身徒欺瞒,换作玛瑙。然后是手,因他欲要忝列强者之列,便换作金铂。

接着是天真头颅是骨碌转动的耦合眼球,换作冷却笑容和珍珠华衣,化作不可数的无机质晶石在耳旁泠泠作响,日夜轮转后他再敷上肤粉,一如月上的无涯白色,他遗忘初愿他不惑今时,而金刚石则只是目睹,只是听闻,他不再劝诫,也并不祈祷。

毕竟一切照常发生。

他手握雕刀的那时或许总是迟钝的,只是想这样易碎的孩子,我用这种方式诞下你,琢磨出无暇面容,颀长躯体,我了解你的硬度的最末位,了解你被劈碎开来时会如何四散,但我无法控制你性格的分毫。

可这或许才是最有意趣之处。

你会是如何的宝石呢?他思考,内里的晶体上闪过微小电流,与或非门彼此照应着,他缓慢地揣测,微观世界内质粒恒河沙数的交互,形成噼啪作响的链条,但于现实中却不过一瞬。

我们已经拥有阴沉的、羞怯的、善工的、好斗的,我们拥有议长,拥有战勇,拥有对自身所司之职无所疑虑的,敬爱我的诸多孩子。

我们需要一个例外,不,金刚石想,他需要一个例外。

博士还在时,曾带他去往遗迹中去探访观音坐莲像,于阴暗中显露真容,他拥有千臂,法器四十件,垂眉慈目,一副悲悯模样望着二人。博士说,现世的苦难那么多那样具体,千臂怎能够,四十件也难说万全,于是金刚问她,要如何解决。博士笑了,说解决是永远解决不完的,创造你便是因为这个缘故,你要去祈祷,要去超度,让我们于虚无中终获安宁。

但他从未听取。

背叛,金刚石想,此等行为原是不陌生的。

雕出腿脚,雕出臂膀,雕出头颅,雕出眼珠,金刚回想起那一天,触感仍在储存器内随时等待读取,既然他所给予的姿态对方一点点地偿还,以此为代价就让他来教导这最末一课——你要从我身旁远去,你要再次回归,你要执着才能得以理性地欺瞒,你要忘却才能停下犹豫。

临近黄昏时白昼冷却下来,将与黑暗分享骨血,他脊梁笔直,缓缓入定。

——其实我所琢磨的一切一如往昔,我所见的一如往昔,我原谅你的背叛,因为我的爱实是无私无谓,金刚石想,他无需为谁祈祷去超度什么,因为一开始,早在半个世纪前,他便做了最后一次祈祷。

那内容只有寥寥数语,他说:睁开眼吧,法斯法菲莱特,睁开眼吧。

end.

评论(10)
热度(108)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