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乃身外之物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谨慎关注。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一口一个咕咕的瓜

基金会普通爱情故事

食用说明:
从梦里得到的灵感
大概有一点成人话题内容 慎重 慎重
莫名其妙的短篇 不要带脑子看是最好的
在基金会谈恋爱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访谈记录:
20■■年■月■日 17:37

site27 心理咨询室

查理曼:诺娜博士,你想喝点什么吗?

诺娜:咖啡就行了,不加糖,谢谢。

【咖啡机开始运行后两分钟】

查理曼:……我想我们需要谈谈你最近遇到的事情,你可以当做我是例行公事。

诺娜:【白眼】哎,其实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一就是你,烦人的例行报告,好啦好啦我会配合的。

查理曼:感谢你的合作,总之,是关于你的前同事布莱克的,从什么时候谈都可以。

诺娜:【接过咖啡】这也是规章吗,我以为你知道八卦流传的……就那些……为了缓解紧张情绪,大家都乐此不疲传的那些玩意儿。

查理曼:这种事,不听当事人讲没有意义,顺便,我当然知道八卦里怎么说的。

诺娜:【停顿】我其实还没跟他上过床,在那天前,只是互生好感的程度。

查理曼:好感吗,同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有时的确会出现这种情况,基金会并非毫无人性的组织,研究员之间结婚的例子很多。

诺娜:我知道我知道……但态度不算鼓励吧。

查理曼:这确实,然后呢。

诺娜:有一天我俩换班时,他邀请我去水浴房,就西区的那个小屋。

查理曼:我记得在伦理安全委员会要求下,那里没有安装监控措施。

诺娜:是的,想必你知道,那里很多人都试过抽烟赌博,当然干别的偷偷摸摸的事情也有。

查理曼:比如?

诺娜:我当时以为他要跟我在那里告白,你或许了解,布莱克平时表现得很害羞腼腆,我猜他不想让那些死守着监控的小朋友看见。

查理曼:【翻看档案】根据IPIP开放性测试和RWA惯常测试记录,确实如此。

诺娜:嘛,我就这么想着,跟布莱克进了水浴房,他说让我把门关好,上锁,他说那些人都是这么干的。

查理曼:但根据记录,你没有这么干?

诺娜:不知怎么,可能是在基金会待久了吧,听到这种要求我一下子就起了警惕心,所以我只是造成了关好门的假象,发出了点金属碰撞的声音,感谢他也没有再坚持检查。

查理曼:我想我们快要切入核心了。

诺娜:【白眼】是的,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问我了解一个人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查理曼:……

诺娜:我还是当他在旁敲侧击,所以就说,跟对方旅行啊同居啊,看酒品床品啊。

查理曼:布莱克是怎么说的。

诺娜:呵,有意思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他说……靠……他表情那么和煦声音还那么好听,他说当然是吃了对方啊,还能有别的方式吗?靠。

查理曼:……于是你选择了逃跑?

诺娜:我哪里想的到啊,当时愣那了,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捂住我的嘴把我脑袋要往浴缸里塞了。

查理曼:我猜你有兴趣了解,浴缸里的成分我们已经检验出来了,是各种酸性试剂的混合物,越靠底部酸性越强。

诺娜:那跟我想的差不多,浴缸底我看都要融掉了。

查理曼:……我们已经换了一个新的。

诺娜:是是,血迹也擦干净了,四周喷香四溢,对于后勤维护的能力我毫不意外,但我再也不想靠近那里一步了。

查理曼:这随你的便,诺娜博士。

诺娜:你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对吧 ,不,应该算是基金会想。

查理曼:我不否认我个人也有兴趣。

诺娜:我把他掐死了,呃,隔着空气。

查理曼:【苦笑】然而你不是现实扭曲者。

诺娜:【烦躁地揉头发】我不知道,我就用全部的意识想着怎么掐死他,然后这事就成了。

查理曼:他的死法跟你们负责的项目的性质完全不同,我们想,这跟SCP的影响关系不大。

诺娜:【声音渐小】大概是的。

查理曼:那么你是怎么掐死他的,颈部残留显示,不像是手部印记?

诺娜:……

查理曼:没事,这些档案对于你的同事来说都是保密的。

诺娜:查理曼……你就当我是个现实扭曲者吧。

查理曼:基金会里虽然不缺,但也不是遍地都有,除非你现在把我手里笔变弯了,我才会考虑严肃地向上级报告的。

诺娜:这,嘛,其实我们确实打过炮。

查理曼:……我记得你说过他害羞。

诺娜:那不一样,两回事,大家都需要放松,跟感情没关系。

查理曼:所以之前你说的,告白的事?

诺娜:我们早已经互相告白了,很老套的,互发短信,当然也只是很空泛的对话啦,他第二天劈腿我也不意外。不过我要说,后面对话是真的,千真万确。

查理曼:【微笑】没事,我没有任何催促你的意思,你可以喝口咖啡休息下,然后接着说。

诺娜:【喝了三口咖啡】……好吧好吧……呃,他当时在舔我下面,你懂我的意思,我坐在浴缸边缘上,他半蹲着,单膝着地,我抓着他头发,然后问了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问题,你稍微想像下那个体位。

查理曼:【稍显尴尬】……恩……我能想像得到。

诺娜:所以是我反应快,他起身想把我往浴缸里按的时候,我反过身子,光着屁股,从后面用双腿把他勒死了,我练过柔道的。最后,当我松开他时他一头栽进浴缸里了,接着我先把衣服穿上,把他衣服丢进浴缸里,然后去喊了安保人员,这下你满意了吧。

查理曼:……情况我已经了解了,如果确定无误的话,请您在这里签字。

诺娜:【咬着牙签字】你敢往外说一个字就死定了。

查理曼:【冷静地点头】当然,为了基金会的荣誉。

【记录到此结束】

……

诺娜:查理曼,他们非要把布莱克被酸腐蚀的骨头架子收回去吗?就让我摆在办公室里不行吗。

查理曼:诺娜博士,我想这件事可能没有周旋的余地,毕竟,对着向您告白的新同事出示那副骨架,并说上一个向我告白的已经是这个样子是很不合适的行为。

诺娜:我倒觉得这在基金会算正常行为?

查理曼:……我不否认。

end.

评论(4)
热度(38)
  1.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ID乃身外之物 转载了此文字
  2. 帶著依莉莎白圈的貓ID乃身外之物 转载了此文字

© ID乃身外之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