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563172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忘密码的ABC小麻雀

平凡克苏鲁神话故事


食用说明:

短 作者脑子有病 肯定有bug
主要还是作者脑子有病
以及咯主真的是文手……

平凡克苏鲁神话故事

老王昨天晚上召唤邪神失败,喝了半瓶老丈人以前送的茅台睡下,今天起来脑袋上像是被挨了一棍似的,闷哼哼地疼,不是因为酒,而是因为被老婆一脚从床上踹了下去。

其实确也是他霉运当头,就在前天,老王在外面租的地下室被人偷了,本来嘛,他也不打算搞血祭一类的行当(至少不在可要可不要的情况下搞),没啥腥味勾起邻居兴趣,自己也对当代文明社会治安环境抱有隐秘信任,却不曾想会发生这回事,老王本来准备好的仪式道具只好舍弃一大半,而最要紧的原本丢失,便只能靠着自己留下的笔记复习,由于好歹还是加了一点密,他在大厅广众之下拿出来本子唉声叹气地还原回去时,同一所三本大学的同事也只当他在研究外文材料,要准备论文去跟自己争职称。

星辰位置又不等人,他这方面又不是本专业的,只能按现成的指导走,于是时间就定在昨天召唤,给出租车司机说了声寻个偏远地,司机从后视镜里斜瞅他一眼,一脸警惕,给自己同班的同事报了个平安后,才看在说好的两百块钱人民币上出发。倒也不算对方判断失误,窝在后座的老王心想,自己是手无缚鸡之力,可要是召唤成功,那确实也没对方什么事了……其实,也这城市什么事了,想到这,他才从被窃的阴霾中走出,稍有点轻飘飘的快慰,毕竟本来他就挺讨厌这里的——老王是靠老丈人介绍才有的这份工作,为此可没少被人在暗地里穿小鞋。

可当出租车接着晃荡,土路秃噜着汽车底盘,他开始微妙地神游到仪式之外更远的地方去了,没接收到某某地的电波,倒是感觉晚饭没吃肚子饿了,想起家对面包子铺味道不错,隔壁烧烤分量也挺足的,等会回去时……

这都什么玩意——还好老王迅速回转心神,作为个狂信徒,有上面的想法还是挺丢脸的。

要知道一开始老王抱有野心,是存心要弄到那某某书的拉丁文版本的,他还算是得到了点内部隐秘,知道有私藏的人自己作死一命呜呼,而其子孙又不了解这书危险程度,大咧咧地当珍本卖,幸好被懂行的给忽悠住了,流通到黑市上,可就这他也买不起,于是退而求其次,又退而求其次,买个英语版的其他书吧,但还是贵得要死,老王偷偷卖了市中心一套眼看着就要拆迁的房,又从家里账户上凑了点钱,才买下。给老婆怎么交代的呢,说是自己遇到网络诈骗,老婆怎么会信,一口咬定是他在外面有了小三或者是赌了嫖了,老王还能说什么呢,巴不得对方就这么认为才好。

当然,他老婆不可能找到出轨证据,上单位闹了两次也不了了之了,然后可以想象,老王在同事眼中无疑成为了公有的调笑对象。哦呵,老王你把你小娇妻藏哪了?他只能唯唯诺诺,没有,没有的事,他这么说,脸上赘肉晃荡着,可心里则带着辛辣嘲讽意味,早晚有一天,你们可以见识下那小娇妻的模样。

想他年轻时,死读书读到英国去,机缘巧合下了解了点不该了解的东西又匆匆回国,从此便惦记着,他身处三线工业城市,跟上海那边胀妇会根本又联系不上,十分愁苦,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好歹也是下定决心了,怎么就功亏一篑了呢。他的理性告诉他估计还是自己笔记摘录有问题,或者那书转抄太多次,根本失去效力,但这种意外的借口不能安慰他,老王梦里曾梦见巨大宫殿,梦见云端小镇,自以为还是有点缘分,结果到头来谁也没眷顾于他,黑暗真实的宇宙固然恐怖,他数十年来除过崇拜外便无意义的生活对他来说却也是个折磨,还在进行,恐怕要接着进行下去。

做人真没意思。

老王站在天台吹风,想着对邪神和神话生物的种种认知,朝下望了会儿二十层楼远的地面,内心恍惚。猝不及防间被老婆拍了后脑勺一巴掌,他回了回神,决心还是先把晒干衣服收了。

凑合过呗,还能离婚咋地。

end.

评论(7)
热度(60)

© 75656317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