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563172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忘密码的ABC小麻雀

【科拟】(环科)寂静之春

旁友满带着私心的一篇,微细处动人的类型呢……啊……环境科学……没报志愿的大嘎可以考虑下

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

Warning:




!画风清奇,贵圈超乱,请慎食用。这篇没有梗。


!在此世界观中,科目们并不因身份特殊而享有特殊待遇,他们无一例外参与历史,并受时代所限。


!阅览更多同世界观下科拟请点【一个目录】科目拟人系列








寂静之春


 






家里的熄灯时间是早就约定好了的。


妈妈说这样可以省下钱,买更多吃的,穿上更暖和的衣服,爸爸则说,是因为新来的老板害怕他的员工们白天不做事,到了夜晚才开始挥霍用不完的精力。他向我解释的时候被妈妈无数次打断,好像这并不是一件该由我们拿来取乐的事似的。我也因此从未理解过燃着灯与狂欢的关系。


 


爸爸在纺织厂上班,每天晚上咳嗽的声音足以把我们吵醒五六次。妈妈很担心他,可是别无他法。他说,现在城里待遇还算好点的工厂就是纺织厂。爸爸舍不得这份工作,即便老板总是时不时忘记发工资。


 


十二月的一个夜晚,我记得清楚,那天晚上冷得要命。家里已经熄了灯,爸爸还在不停地咳嗽,妈妈也准备休息了,门口却传来了微弱的敲门声。


妈妈放下东西,去看是谁,几分钟后,她让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进了门。


她像是冻坏了,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衣物单薄,但好在干净整洁,我想这也是妈妈能放她进门的主要原因。


她缓了缓才开口,说着自己流落到这里的原因。


“真抱歉,这么晚还打扰你们……


“我原本是要进城的,但是马夫只愿意送我到前面一些的位置……


爸爸从房间里出来,截下话头:“是南方来的马夫吧?当然了,最矜贵的就是他们了。”


妈妈给她冲了杯热茶,那个姑娘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爸爸对着初次从南方来到这里的人总有说不完的提醒,我睡不着,于是看着姑娘在爸爸不停的问话之下越发局促。与我们家族的红发不同,她的头发是草绿色的,却在末端带着点雾蒙蒙的灰色,像被最近的天色传染了一般。


爸爸一面提醒她不要从临近纺织厂附近的井里取水,一面告诫她如果还想往北边走,最好再准备一些干净衣服。


“等到了那边,你就发现你的衣服再也干净不了啦!”


爸爸是在耸人听闻,我虽然年纪小,但听过这些话无数次,早有免疫,可我发觉当她听到这话的时候,脸上竟不自觉流露出难堪的沮丧情绪来。


妈妈也发现了这点。她赶走了仍对最近天气抱有不满的爸爸,翻出一条略带潮气的毛毯裹住了客人。


“别介意,最近已经很少能见到太阳了,”妈妈给她添了些茶,“但至少是干净的。”


女孩的感激溢于言表。


爸爸回房间之后屋子里再没有人说话,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她这才发现躲在暗处的我,冲我笑笑,让我过去。


我小步挪过去。


她小声对我说:“你去过南方吗?”


我摇了摇头。


她轻轻地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凭白有些可惜的样子,转瞬又像想起什么,在自己随身带着的包里翻索起来。我看着她不断摆出些蝉蜕,小型鸟类稚软的绒羽,干掉的花瓣和柳絮来。我知道我新奇又诧异的模样一定逗笑了她。


我见过漫天的雪花和漫天的棉絮,这是北方特有的,而她展示给我的东西,也许十几年前北方也曾有过,可现在,这些东西在这里已然近乎绝迹了。


 


她见我不说话,有些忐忑地问我:“喜欢吗?”


我点点头。


她于是把那些古怪的小东西用袋子装起来,放进了我的手心,像交给我一个承诺。


 


她次日早上离开了,那个承诺也被我抛在脑后。


冬天一直拖延着不肯离开这片土地,我们的生活依旧和挥不散的雾霾,避不开的污水为伍。


 


后来,爸爸的病情果然加重了,妈妈也不再省钱了,我们坐着火车回去南方的老家。我隔着车窗,看向外面崭新的世界,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时候她想要给我的是一袋春天。



评论(2)
热度(29)
  1. 756563172我的坦林 转载了此文字
    旁友满带着私心的一篇,微细处动人的类型呢……啊……环境科学……没报志愿的大嘎可以考虑下

© 75656317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