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563172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忘密码的ABC小麻雀

【挂人】手把手教你如何催文 总集篇【一】

说明:我和一位旁友 @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 都是学科拟人的爱好者,想要出一个九科中心向的本子,其中政治历史英语是她负责的。
问题来了,政治她写了一年,英语三天前才写完,而死线还剩十一个小时,还有六千字的历史没见到影子。

那么,一气之下,我决定挂人

【一】
我走近你,我注视你,像观察亚欧大陆的磨合,像凝眄汉诺塔的建造,等待一块火山岩的冷却,其上树木滋生。你是睡梦中的风霜巨人,是李涉又逢僧,你的宇宙将走向热寂,银子,银子般的未来闪耀。

可当蓬莱山上再也寻不得烂柯,十万个太阳,熄灭又重燃,钻石山无棱,永恒过去一秒,我是否能等到一句——

“我写完了你要的那篇科拟历史了!qwq”

【二】
你说你早经预备,脑内浩茫连烟海,我却只见你张惶,你手指彼此的战争,你说你拥有最后一格棋盘上的米粒,二的六十四次方,我却要揭露,你外在的骗过了先哲的复合函数,求导后只是个骗局。

零,你的眼告诉我,零,你的笔告诉我,甚至比零还可怖,是费马的自以为是,是勾股的不言自明,你或许有愧疚,但最细分的语素并没有任何意义,我不需要华彩亦或简约的理论,就算它可证伪,你也无需申请。

证明啊,证明你跨越八个时区的爱,证明你四千年的血脉留存,让鼎钟齐鸣,让伦敦桥塌下去,让针尖上的天使都哭泣,让古神精怪都降临,我会不会得到一句——

“旁友,我的那篇历史科拟真的写完了!”

【三】
当谈论时,我说我爱总角之宴言笑晏晏,而你说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更佳。
当讲述时,我说我爱《霍乱时期的爱情》而你说《洛丽塔》令人沉迷。
而如今我终于明白,这真相竟早埋有伏笔,我却像是西比拉的听众,于寓言充耳不闻,瞧啊,斯芬克斯有他自己的谜,口实掌握在我手中而钥匙却被你藏起,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他人的警示给予了我一双明眼——是了,你的裙摆摇动,亮色的唇膏闪烁,却掩饰不了衰败腐朽的承诺,一个粉色窗帘下的玩具之家。

你逃离去了沙漠,纬度藏起了你的影子,却不知那里也将会有我的雪。我要这熵减,我要这玻尔兹曼大脑不攻自破,每一片六角晶形将因震怒而碎成两半,化作尖锐的纸刃,剑中之剑,它们将替我问你——

“历史科拟你什么时候写好哇?”

【四】
昨夜当我睡去这宇宙便随其无声泯灭,每一次睁眼便是一次新的创世,单一而无穷的弦上悬唱着不同的歌,令普朗克不再有意义,只有无言的巨蛇咬着它自己的尾巴,它冷漠而公正,不关心任何人。又一次旋转粘连吧,耐心等待吧,在原始沸腾的汤中重新演化,演化出腮,爬上岸,在洞穴里瑟缩着凝望火焰背后的阴影,请记得曾造就星辰的粒子也造就了你我,请记得我的名姓,逃避没有意义,三十八亿年后你我还会相聚。

在这奇妙万古循环里连死亡也会死去,只有一颗谬种流传,在一次次的重置中大放异彩,这是一个无望的承诺,写在你的非编码DNA里,写在自然对数的某几行里,写在圣经数字相加的把戏里,还需要我说明吗,你早熟的眼出卖了你不是一无所知,它们诅咒着又一次天黑。

——“不交稿,就是死。”

这便是一切的答案。

【五】
你剪掉了所有的时针,将分针粘在秒针后面,蒙着眼让我过了时令线,流放至大洋洲的荒漠里,ticktock,ticktock,总少一秒,从此我便再也数不对日子,卷角的契约便丧失意义。你是谎言之母,带着不吉利的笑从极地而来,携着越桔、雪绒花、和酸果蔓,向世人夸耀你的横竖撇捺,冰川行经有痕,而你将他它们都掩饰,令爵士猜也不透盖亚的年岁。

我也曾被你一时蒙蔽,这是事实。可你忘了,天狼星是沉默的证人,当你用秋水仙素让音节分裂时,当你于锈道等下一次复兴时,当你在平行线里投着针时,你旧日的罪行如影随形,如蛆附骨,是的,这一次不是我,我早死于崩塌的书架下,但也于老朽前跟靡菲斯托做了交易,那天狼星,那天狼星是替我看着你的,当它某一天休眠时,还有千万颗恒星接替,你是永生的罪孽,你甚至以此为荣,但毕竟逃不出光锥。

在上帝造出祂搬不起的石头之前,安心吧,海拉细胞将与你同行,别忘记,将你从永生的牢笼中解救出的唯一秘钥只有一把,沾过血刻过字,它日日悬在你的面前,燃烧有度,从容有光——其名为"交稿!",我赞美它,因为它灼伤不了无罪的人。

【六】

壁橱里的苹果树,你贪爱的土耳其软糖,纳尼亚令刘易斯花费了五年光阴。

从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开始,再于那里止步,罗琳见过的那个黑发的小男孩成长,哈利波特也有了十年。

不必提人皇,不必谈精灵,只说指环王用了托尔金十二年光阴,不必解明四十二,不必讲神的遗言,只看银河系漫游指南伴随亚当斯十三个春秋。

京极夏彦的手下,旧书商的故事还在继续,十八年,百鬼夜行系列有了十四本。

莎士比亚一生三十五个剧本,阿西莫夫至死五百本书。

就连乔治马丁都能五年一本。

你呢?
孩子。
你呢?
你觉得你还年轻,可你能心无旁骛地写字的时光,能有多少,你有无数借口,可所有借口都不能抹去事实。

该写文了,旁友。


评论(8)
热度(37)

© 75656317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