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563172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忘密码的ABC小麻雀

【科拟】(英语中心)朝闻道

多么令人感动的一篇 无论是精细的构造还是精准的文字 起承转合间写出了一切 你的举例是血 你的比喻是肉 加之描述的独特肌理和一脉相承的思想骨骼 让英语小姐比在我脑海中时更有令人瞠目结舌的魅力 中后段几个句子十分喜欢 剧情也……谜之有趣 比你之前写的来讲 这是我不能及的 意料之外的 在这赞美你!!!

不会写长评,就这样惹qwq

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

Warning:


!画风清奇,贵圈超乱,请慎食用。原则上是无cp的,但科目间来来往往你情我愿的事也不少→v→。

!在此世界观中,科目们并不因身份特殊而享有特殊待遇,他们无一例外参与历史,并受时代所限。






一个完整的故事里面不该缺少主人公,一次合格的谋划里面不能缺乏完美的动机,于是她常幻想,盘踞在那座高塔之上的每位居民的魂灵,是否能够相互渗透,缠绕成最结实的树桩,而后二次生长,终于触碰一次那宏伟圣光。她也曾同自己甜蜜允诺,巴别塔上的人啊,你们将共用一颗火种,摘获千万粒星尘,彼此相对无言,却已足够了然于心。她原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么想着,直到地球停止转动,直到星河陨落,直到她的故事落幕,这个顽强却渺小的种族也变化为漫无边际的残骸,被宇宙的切分音符冷酷甩开,四散飘落。

可她的故事没有写在书上,她的命途也从没被握紧在自己手里。她的过去与现在,由一场谎言打底,一份戏语作序,一寸又一寸的侥幸使她残存至今。也许还要过些时候,她才会恍然自己不是天选之子,命定来完成这项盛举,也许还要等到寓言被揭底,结束第一只羊羔血的洗礼,她才能忘掉梦,遇见真实的自己。

 

 

 

她和语文互不招惹,这在所有人眼里都几乎已然成为明文规定过的准则了。从未有过的相同背景,痴人说梦般的设身处地,她和语文多的是不能并存的解题思路和办事手续。幸好这星球足够大,够他们恰好掐着时间,彼此错身行走在从不固定的安全区。但她不能理解语文突如其来的主动——在拉丁语的葬礼后几个月里,她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来自语文的无聊问候,或是无聊挑衅。
比如这一天傍晚,语文果真又投来了示好的文书,轻薄的宣纸被整齐地叠在标准信封里,昭示着主人的气定神闲,和被他称为闲趣而被她称为无所事事的雅致。她憋着气看完,嗤笑间发觉自己只看得下去某些生硬真实的褒奖,于是照旧在路过门外的垃圾桶时迅速处理掉了这封来信,丝毫不关心自己与语文之间的幼稚来往会受环科多少叨念。
她原先曾试过回信,虽然比不上他的正式,却也尚在语文逐渐扩大的接受范围内。但自从她有关“你真好(nice)”、“你真是个好男孩(Harlot)”的虚情假意的把戏也被看戏的历史拆穿之后,她就懒于玩这种明褒暗讽的游戏了。


可是语文乐此不疲。
英语自然不解过,怎么语文与历史厮混这许久,却立志染上的是多管闲事的毛病。她也自然抨击过这讨人嫌的特质,但语文自巍然不动,任她去说,她还要为自己的永不满足铺桥做路,哪有那么多精力花费在批评语文的荒谬行径上,于是这场滑稽剧也便不了了之。可任她这辈子猜中过那么多事,猜中那么多令她死里逃生的事,她也不敢想有一天语文竟会主动登门拜访。

 

门铃响起的时候她还躺在床上为前夜的猖狂买单。来访者执着的精神令她头痛,她睁开眼瞪着绘着世界地图的天花板良久,终于在找到自己的嗓音后暗自咒骂一句,认命地爬起来。草草洗漱过后,她拿门口摆着的鸭舌帽挡着脸开了门。
看清是语文的那瞬间她企图摔上门,但失败来得理所当然。毕竟她还要顾着让自己的素颜不见天日。这种时候总是要舍卒保车的,她没做错。

 

语文的玲珑心肠似乎都得借助彤管才能显出神通来一样,他面对着英语站着,一言不发,耳根在晨雾的吹拂下显出些赤色,似乎比她倒还要局促些。英语叹气,妥协的话语经由捂在脸上的帽尾处闷声而出。
“进来吧,”她的咬牙切齿倒是一点没被半封闭的压力屏蔽,“快点,别让人看见我让一个穿着淘宝特色老年修身运动服的人进了我家门。”
这句话由一个身穿“莎士比亚LOVE”的素颜女士说出来可真是令人服气。语文没忍住,轻笑了一声,浅浅的笑纹令英语怀疑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如此通情达理了。


她是有条件报复的,因为对方是太好脾气的语文了。她把语文丢在客厅,重新回去慢悠悠地穿好衣服,化好妆,花了二十分钟泡茶。然后她再在给自己倒了杯茶的同时浮夸地递给语文一杯最便宜也最难以下咽的咖啡。是的,这种事干起来太有意思了。她饶有兴趣地看着语文端着那杯于他来说无异于穿肠毒药的饮品,佯装不在意地扫视着他装模作样想要维持住自己去别人家做客最基本的的不在主人放下茶杯前撒手的基本礼节,终于满意了许多。
“说吧,”她抿了口茶,终于捉弄够了自己送上门的语文,把茶杯放在了桌上,“干嘛突然来找我。”
语文的局促已经被她的差别对待消磨干净了,他像是逐渐适应了这种明摆着的敌对氛围,反倒比他最开始端着的姿态自然些。他选择着措辞,看起来比第一次见面时拘谨的夸赞要更难似的。
“不是我要来找你……”
比心有灵犀还要再精准一些,像是对即将来临的阴云密布而隐约感到的某种心悸一般,英语盯着他的视线凝住了一瞬。然后她镇定自若地打了个哈欠,说着漏洞百出的托词,顽抗着那个日渐逼近逼她直面的事实。
“我要睡了,你请自便,出去的时候带上垃圾,谢谢。”


她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诸多细节,比如她身上那只织金凤凰。
她那时多自在啊,春风得意,等着把世界收入囊中,和她新制的旗袍侧摆的那只织金凤凰一样,头昂到天上去,谁见了都得夸一句好。那时的语文倒比现在还要守旧些,刻板胆小到出个海都不情愿。一袭长褂两袖清风的样子,看着比谁都干净,比谁都无牵挂,倒教知道他一心牵着国家事,双手写尽文人心的人摇头晃脑,不知说他什么好。她却惯是愿意航行出去见见世面的,引荐的人换了四五个,他俩才终于能够共居一室,茶话文理起来。
开篇自然是挑不出错的互相吹捧了。她夸语文的从未间断过且历久弥新令人惊愕,语文也夸她是被奇迹眷顾一般拥有无限可能性,这种场面话都是说顺嘴了的,况他们说这些话时也不算昧心撒谎,倒也没什么好指摘的。
可争端是从哪里燃起的呢。
大概也是那只美艳不可方物的织金凤凰。
她问起这只鸟雀的来历,被语文寥寥几句就刻画出的百鸟朝凤的景象震撼到心动,竟一时得意,向这位古老的东方同行吐露起自己内心最隐晦的热望。
她问:“凤凰要怎样才会成为凤凰?”
他答:“凤凰生来就是凤凰了。”
她不死心,接着争辩,“可她不是鸟中之王吗?没有谁生来就能做王的。”
那一瞬间语文的停顿就如同他之后的每一次停顿一样,令人雾里看花,不可捉摸。他大概是看穿了什么,又因那时关系尚未定型,便忍住了他那苦口婆心的肺腑之言,摆出一副并未解出谜题甚至不知哪里设了谜的虚张声势来。
“所以凤凰只是个拿来骗人的意象,它可以出现在神话里,传奇里,”他避开她的眼神,话语却聪明且毫无余地地否定了她的美梦,“却唯独不能出现在现实里。”

 

这就是所有分歧的由来了。
他们后来吵了起来,这在她意料之中,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她唯一意外的是原来语文那样的人也有不那么做作,畅所欲言的时候吗?
她忘了自己那时都说了些什么,却唯独记着他的。这些话时而作她失眠的诱因,时而作她痊愈的药引,当真是金口玉言,用途万千。
他说:
“你只见那凤凰受百鸟朝拜便眼红于斯,却不知百鸟为使那凤凰销声匿迹又使出了多少心眼,天地间又是如何一番动荡屠戮。”
“强迫他人俯首,抹杀个性归顺于你,此类暴行实在令人作呕。”
“文章辞赋者,当有故国之神韵,若为媚众者故,削足适履,改头换面,其可贵乎?否矣!”

 

她原来那般痛斥他端坐百年不倒的空中楼阁,纸上谈兵道德标杆的嘴脸令人生厌。她也曾那么坚信她的梦境能够成真,即便要受涅槃重生之苦,她也甘之如饴。
当历史在他的笔记上记下英语的名字的时候,世界也在评判她的功勋与罪过。但人们不管这些,他们不管你是否真从脏污的泥土地里来,他们甚至不记得你最为不堪的年月,即便你的传世谎言被戳破也充耳不闻。少数人或许还会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例如逼仄的酒馆里、漆黑的防空洞里、拥堵不堪的船只之上,恍然大悟,原来他们曾是见过英语的——那个人堆里最出色,也最善辩的家伙。
最后一句太招摇了,英语心知肚明,但她是不会为了这种无伤大雅的夸大道歉的。无须负责的招摇是她历来逢凶化吉的秘诀。若真要那么多真相与规则亘在她的前路指手画脚,那她早该入土重塑了。她也知道,诸如“最”此类的字眼总会引得语文扯着他冷淡的面容嗤笑,说些什么“不知收敛”的鬼话来挑衅发泄。
她原是浑不在意语文又发表了什么高见的,够格令她消亡的戕害只能来自内里。
她挥舞着转向自己的利剑,斩断前后不一的指令,不是为了自伐,而是为了更好的流传和延续,蔓延到可见的边际。野蛮生长,永不满足。而原先与她同行之人不动声色逐渐远去,她知那是因怨她夺走了别人歌唱的土地,怨她捻灭了最后一分听懂那语句的几率。而与她对立之人却再次凑近,以为她还泥足深陷,当她仍然活在那乌有乡里。


后来,她转瞬听到语文事不关己地开口,像是真实地发问,乖顺待她替他解惑一般:“我依旧不能理解,”他说这话时毫不慌张,像是早已排演过上百遍似的,“你怎么能表现得如此惊惶,就像是弄丢了你与生俱来的王冠……”
英语企图截断他不怀好意的絮语,但收效甚微,因她自己都无力说完整句抗议。
语文那双被她诟病许久的虚情假意的眉眼此刻被真实的悲悯灌满,“如果你从未黄袍加身的话。”
她沉默了半晌,终于扯着自己的嘴角,像扯着自己早该竖起的白旗。
她早该清醒。她爱世人怜她尚是泥胚时偶然遗落给她的不尽未来,久而久之竟认为这偶然是有意而为之了。她夺走了别人的歌,其实自己又何尝听懂过。

 

这巴别不是她的,她同自己和解了。
她自由了,爱得其所了。
但她还是她,于是她说:

不,我的王冠一直都在。

 


评论(2)
热度(29)
  1. 756563172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 转载了此文字
    多么令人感动的一篇 无论是精细的构造还是精准的文字 起承转合间写出了一切 你的举例是血 你的比喻是肉...

© 75656317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