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6563172

是个喜好混乱邪恶相关的守序善良者 涉猎广泛 萌点清奇 有时刷屏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三流写手四流画手二流读书狂魔一流灵魂歌姬
欢迎勾搭 微博@忘密码的ABC小麻雀

【科拟】生物中心】——安非他命(上)

食用说明:

1.本文为科目拟人系列8/9上篇,可单独阅读~其他篇目请见目录
2.在本世界观中,学科拟人们被当成一种自然现象广为人知,不受优待,有时代局限性。
3.本文我个人较为喜欢,但包含对一部分人来讲的雷点,因会剧透恕不在前提醒,若有不适,请及时停止阅读。
4.滴,玩梗卡。

 

安非他命

 

生物只把这事给化学讲过,并且夹杂在其余十万个假大空之间,她说那是一个极丑陋的孩子,没有半分像她,就诞生于一方陌生的米白床榻上,蜷缩着身子哀哀地哭着。堕胎绝非是二十世纪初所容许,仍是重罪一种,所以她先前没去找医学,生物可不愿看见亲情荫泽和发过誓的良心在男人眉头上天人交战。

 

“你从来惜命又冷静,生育怎么可能跟你有关,退而求其次,你的恶贯满盈里哪件比不上流产,怎会顾及得上伦理。”化学依条理反驳她,连生物自身都十分信服。

 

“是的,那的确只是个谎言。”她清楚极了,于是女人接着说,“那么我讲一个B小姐的故事吧。”

 

“我需要做的是?”化学摆弄着对方长发,漫不经心地确认。

 

“不要打断,勿问真假。”

 

B小姐的故事开始于走进巴黎内克医院的时候,这是有预谋的,她的步履稳妥,但面色已很不善,医生A瞧见了她,慌张地抛下同事迎过去,令几个护士侧目以对,他得有多克制才能将对方带进病房后再急心询问:怎么会?你怎么会?

 

如今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B小姐回答,宫缩早到了节律期,想必我的分娩需要你来主刀了。

 

于是医生闭了嘴,她最欣赏对方这一点,B小姐被搀扶着躺下,等着助产士去布置产床,她瞧着罩单上溅上的未洗净的血渍,触摸时间的皮蜕,爬行于分秒之间。竟如此平静,只有钟摆在钟的铸造中锤击,带来阵痛,盲眼的表匠⑴向流逝的时间投降,喘口气,接着再钉进一颗新的钉子。⑵

 

 

她来之前是做足了打算的,早将这个孩子托付给一位富贵寡妇,先前便候在产房外。这寡妇不孕,想要个继承人,却不愿它有现世的生父生母徒惹一身丧气,于是交易达成,没有人比她更适合当这么一只干净利落的送子鹤仙。

 

 

手术开始,易发烫的电灯亮起,是顺产,羊水自B小姐的腿间淌落,腔口只隐约开了一指,至此并没有麻药的参与,她被要求有技巧地呼吸。在两个内行之间的交流中,语言是这般精准,甚至因此反倒显得贫乏,B小姐几次痛到昏厥,接着又清醒异常,她疲累,然后听见了潮声。

 

她知道那是幻听,于是海潮大张旗鼓再次来访,淅沥的淡蓝色涌浪淹过口鼻将思维拍散成碎片,使她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个必须奔跑不休的红皇后⑶,要时刻提防上帝吹入少数类型的那口生气⑷,只是个平凡妇人,或许要被冠上不检点的恶名,但无所谓,终究是受庸俗庇佑的,这种对自我的背叛让B小姐感到无上快乐。所有的肌肉都被过度使用,六指已是四个时辰后,最后侧切一刀,她于剧痛带来的昏沉中得知孩子诞下,脐带钳去,被医生宣布是个无病无灾的男孩。事实上,她于浑噩里挣扎许久才想起,决心要这个孩子是事出有因的,缘于她独享一份天赋,能得以拥有其同辈无法拥有之物——后代,这么个同僚间的比喻对她而言确是实在名词之一,B小姐想要见证她的真名所描述之物,这后来竟成了一种夙愿,而且载体需得是她自身。

 

母子情深并非空话,她曾在她兄长身旁见证过太多,尽管,B小姐觉得其中许多牺牲是无意义的。先前她怀胎十月,孕酮⑸虽于天性漠然无所助益,如今却也让她害怕要重蹈旁人覆辙,原初的决定是望也不望一眼,可她还是努力睁眼看了,这似乎是一种本能,B小姐先瞧见的是一团人形,血污刚被拭去,这没有激起她的热爱,她的体液依然冷寂地流淌。医生A要把孩子抱走,她又让对方停一停,仔细打量这孩子眉眼,内敛的,愁苦的,没继承到她的分毫。她心下沉稳,用手指试探着拂过婴儿细嫩四肢,却没料想被抓住了手指。

他掌心紧握,仿佛知道自己即将被亲母抛弃。

 

 

B小姐不慌张,她清楚这是婴儿的抓握反射,但她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想,就这样好了,她挣脱不出,是的,这是个多么好的借口。作为非人,她有一些奇怪而变化莫测的心弦,只在无意的拨动下发音。 平时它们对于最热情最诚恳的呼吁也是沉默而无感觉的,但是却会因为一个极轻微的偶然接触而起了反应。⑹留下他,这个唆使着女神瑞亚⑺的念头也在怂恿她。

 

然而她已经把手指抽了出来,这次医生没再停留,他径直抱着走了出去。

 

 

B小姐盯着天花板,恍惚间感觉像是一个梦惊醒了,海潮褪去,她有唐突的悔意,但又寻不见指责对象,又觉得圆满,可是也找不到施授者名单,最后她感到困惑,是的,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困惑,她是什么,一个血肉容器而已?或许有卵核的播种和线粒体⑻的专权?然后这孩子就跟她再无关联?疑虑不终于此,它历漂变⑼生出衰朽飞羽奔向更底,然后以贝努鸟⑽后裔身份,去唤醒更黑暗,它问她:“你是否提前杀死了一个生命,如同那些你所憎恶的人类一样,因为你没经过他的同意便诞下他,却明知他一定要死去。”

 

B小姐平日里是个很善辩的人,此时却哑口无言了,罪孽感照例爬上她的脊梁,它们一贯是很相熟的,B小姐于是不去想,仿佛这问题就跟她相安无事。

 

她后来有时会看望那个孩子,自然,藉由种种借口和精巧契机,不求光明正大,但求有案可循,她先前很少将目光贯注于一个人身上,但却独为他一人破例,可现在她感受到母爱了吗?或许并没有太多,每当她注视那个孩子时,尽管表观上他们一点也不像,实际上她仿佛看见了自己,作为人类的自己,这是很自私的,她因此苛责自身,她曾为这个寻找过另一位女性,对方与她关系不一般,去之前B小姐便喝了很多酒,期望自己能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可是事情却也正如她所料,是对方先醉倒,她到底只是为了寻觅一个心安理得。

 

世事终究难料,那个寡妇得了肺结核很早便死去了,可孩子只有五岁离不得长辈,她思量了两个晚上,暗里安排将对方托付给另一位自己所信赖之人。

 

而对方出乎她意料,并没有将其拒之门外,也没有对这孩子的身份生出枝桠外的好奇。

他只是接纳。

 

在B小姐的预计中,曾以为自己从医院中踏出后,便再也见不到医生A,但她还是在那一所小小的乡村教堂门口前逢见了对方,你是来看他的吗?B小姐问,虽然答案显而易见,男人回答,是的。他的脸庞已然沧桑,嘴角被岁月派遣千军万马刻下细纹,以前B小姐不在乎他的名字,可现在她却不自禁地凝望着对方双眸,多奇妙啊,在那黑色的虹膜上皮前方,放一块半透明的没有色素的粉红基质,就会呈现蓝色,与自己孩子双眼仿佛是倒刻而成,没有哪位画家敢于这样调色⑾,她恍然意识到人类老得是这样快,竟还没来得及认识他。思索间,B小姐听见对方说:不是作为医生,而是作为孩子的父亲,一介懦夫,我想来见见他。

 

他有什么长处吗?男人站在栅栏外问,他的手指抓在铁格上,因清洗过度而布满褶皱,我是说……在医学,生物方面?

 

没有,我观察他很久了,对于这两者,他的兴趣都仅仅浮于表面,B小姐轻微地叹了口气,谈吐时多少有些耿耿于怀,她说也许你会觉得讽刺,事实上我也觉得如此:他在宗教上贯注了太多热情,就算撇开环境影响也只能这么理解,他甚至会去指责自然神论者⑿的妥协。

 

 

你将他托付给了谁?

 

一位神甫,他待他很好,就为了这个,我也原谅他的狠毒,他的盲目。

也许你可能看不出,藉由《创世纪》之名,他曾使多少头脑雪藏,包括我也曾对他的权威表示臣服,违心而亲手为居维叶戴上桂冠。他是让苏拉威与布丰闭口之人,以亵渎罪禁止进化论者的实验与讲授,又以目的论与特创论的甜言蜜语调和僵局,粉饰鲜血淋漓下的太平。 ⒀

 

医生A对于对方提到的人名多少有些耳闻,但到底是不熟悉的,于是他们一时无言,隔着铁锈斑斓,看着杂草丛生的庭院内,有那么个少年正靠着长椅沉睡,面色安详,怀里揣着卷《米该亚书》,或许正做着关于弥赛亚的良梦。受膏者会梦见撒玛利亚人吗?⒁她不知道,温度随着天色冷下去,然后另一位看似行将就木的老人带着玫瑰念珠走出来,白发蟠然,隐隐约约地,还能看出那褐色瞳孔里还有鲜红底色,他以温柔方式唤醒少年,然后给对方披上自己的外套,领他进屋,内里遍地光亮。

 

B小姐仿佛要被溺死于加拉帕戈斯裂谷的热泉口⒂,化为三十八亿年来的一声长吟⒂,因为她瞧见少年很自然地握住了对方手指。很奇怪,她曾杀过对方一次,那绝非偶然,他们都清楚这战争早有预谋,而敌手的身份也毫无悬念。对方只要存在便会阻碍的,正是各自信仰的真理。

可那一次她也没有如此恨过,我是说,恨她自己。

 

B小姐,最后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会回答吗?半晌之后,医生这般问她,而女子以无言作为默许。

 

你小时候……也曾经也受过他的照顾,对吗?

 

她失神,没有否认。

我想B小姐的故事可以在这里暂告段落了,她之后的故事你非常清楚,而那个少年的故事结局极为简单,他死了,死于去往印度的传教途中,登革热带走了他,甚至连墓地也不存在。

 

 

然而,这是结局吗?并不一定,或许孩子受主垂怜得到了善终;或许是寡妇一手把孩子抚养成人继承家产;又或许孩子其实是被B小姐带在身边东奔西跑笑笑闹闹着长大——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再想想的话,又或许这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没发生过,B小姐不是个例外,她和她的同僚一般,根本没有生育能力。

 

 

“化学,不要问真假,你在本初的故事和那么多可能性中你要选择哪一个?你觉得B小姐的故事应该是怎样的。”

 

“我仍然选择堕胎的可能”

 

 

“是吗?”生物平淡地点点头,她是若有所思吗,化学极力地想要辨清这谎言之母露卡之女⒃的神情,却只能囿于侧坐,只得揣测,然后女人如平常般回首笑起来,颜色鲜艳,可眼神却令人如坐针毡,她在注视什么?是无数桦尺蛾的翅膀,鳞粉一瞬间着了火⒄,是一所可供古菌驰骋的私人炼狱,因嗟咏而起⒅……但绝不是我,在化学这样想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声音,仿佛远在生死之外似的,那个声音轻飘飘地说:

 

“恐怕你自己也想不到吧,你是对的。”

 

 

 

 

上完

1.钟表匠理论是神创论者经常拿来证明上帝存在的理论:如果你在路上看到一块石头,可以认为是自然生成的,但如果看到一块手表,则必须认为背后有一个钟表匠制造了这块手表。同理,这个世界如此复杂,生物体的构造比手表更精细,必然是上帝创造了它们。但这个理论犯了一个及其严重的逻辑错误:向上递归,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2.原文是“如此平静,只有钟摆/在钟的铸造中锤击/向流逝的时间/钉进一颗新的钉子。”——索纳塔·帕柳莱


3.是由美国芝加哥大学进化生物学家范瓦伦(L. van Valen)于1973年根据爱丽丝镜中奇遇记中红皇后的话“你必须尽力地不停地跑,才能使你保持在原地”提出的假说。自然选择只导致生物当前的适应,进化功能则是潜在的适应或未来的适应能力。


4.查理·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的结尾宣称他的生命观是极其壮丽的。最美妙的有机体是从一个简单的开端进化而来的,在这个开端,上帝把生命的力量“吹入”(breathed into)少数类型,甚至一个类型中。在此,他使用了《旧约》的隐喻,所以,人们有可能在他的结论中看到一组于圣经宗教相联系的意义和价值,但他在私人通信中说这并非他的本意。


5.孕酮是卵巢分泌的具有生物活性的主要孕激素。在排卵前,每天产生的孕酮激素量为2~3mg,主要来自卵巢。排卵后,上升为每天20~30mg,绝大部分由卵巢内的黄体分泌。黄体酮可以保护女性的子宫内膜,在女性怀孕期间,孕酮激素可以给胎儿的早期生长及发育提供支持和保障,而且能够对子宫起到一定的镇定作用。另外,孕酮激素和雌性激素的关系密不可分,两者都是相当重要的女性激素。雌性激素的作用主要是促使女性第二性征发育成熟,而孕酮激素则是在雌性激素作用的基础上,进一步促进第二性征的发育成熟,两者之间有协同作用。


6.取自狄更斯的《老古玩店》


7.女神瑞亚与克洛诺斯结合生了六个孩子。克罗诺斯惟恐被其子取而代之,瑞亚每生一子,他便吞入腹中。当最小的孩子宙斯降生后;瑞亚以襁褓裹石,哄骗克洛诺斯吞之,而把婴儿却暗中送往克里特的迪克特山中。宙斯成年之后,用计救出了被父亲吞下的五个兄弟姐妹,并合力推翻了克洛诺斯,最后登上王位。


8.人身体所有细胞(除红细胞)里面都有线粒体,但只有女性的线粒体基因能随其卵子遗传给后代。mtDNA是承载线粒体遗传密码的物质。而男人线粒体只伴随此男人生活一生,然后终结,不能遗传给后代。


9.漂变(drift ),又称随机遗传漂变,指由于偶然发生的变动而造成下一代的基因频率不同于这一代的现象,一般在小群体中容易出现,因意外而淘汰掉更适宜生存的基因表达。


10.贝努鸟存在于公元六到七世纪,只象征灾难与洪水。


11.取自邹仲之的《蓝眼睛·黑眼睛》


12.自然神论是17到18世纪的英国和18世纪的法国出现的一个哲学观点,主要是回应牛顿力学对传统神学世界观的冲击。这个思想认为上帝创造了宇宙和它存在的规则,在此之后上帝并不再对这个世界的发展产生影响,而让世界按照它本身的规律存在和发展下去。


13.布丰于1744年在《地球理论》中称地球比传统观点要古老的多,被索邦神学院查禁。1780年苏拉威发表了一些含有物种变化论的假说,被耶稣会士巴吕埃尔攻击,只好早早放弃了成果。居维叶于1796年表示支持地质在辩论。他认为一共有四个地质年代,每一代的物种都在大灾难中灭绝,有坚定的物种不变论观点,居维叶动用了他全部的雄辩口才以及政治和科学上的权力来反对拉马克的物种变化论。而法国政府自1801年教务专约签订以来就一直维护教会并反对哲学家和植物学家的探索性研究。教皇于1804年造访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生物学家们对他的权威表示服从。几年后一次法兰西学院接待会上,居维叶满载荣誉,且被授予极其重要的行政职权,拿破仑以此羞辱拉马克。复辟时期审查更为严格,圣伊莱尔的鸡蛋实验被禁止,而在美国,奉行原教旨注意的几个南方州仍然禁止谈论进化论,因为基督教团体对此表示不满。


14.弥赛亚是个圣经词语,与希腊语词基督是一个意思,在希伯来语中最初的意思是受膏者,指的是上帝所选中的人,具有特殊的权力,受膏者是“被委任担当特别职务的人”的意思,是一个头衔或者称号,并不是名字。“好撒玛利亚人”(The good Samaritan)是引自基督教文化中一个著名成语和口头语,意为好心人、见义勇为者。好撒玛利亚人源自于《新约圣经》“路加福音”中耶稣基督讲的寓言: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躺在路边。有祭司和利未人路过但不闻不问。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路过,不顾教派隔阂善意照应他,还自己出钱把犹太人送进旅店。


15.加拉帕戈斯裂谷的热泉口的弱光不平衡环境为生命起源提供了一套现代的方案假说,而加拉帕戈斯岛曾经在达尔文心中种下了物种起源的种子。

16.生命起源自三十八亿年前。


17.所有生命最近的共同祖先——昵称“露卡”(Last Universal Commom Ancestor,LUCA)。


18.到19世纪末期,英国中部地区的林地由于大型工业城市的发展造成了严重煤烟污染,树干变黑。这一环境变化导致林地里黑色桦尺蛾所占比例增加。原因是在煤烟染黑的林地里,浅色的桦尺蛾容易被天敌发现,存活率降低,而黑色桦尺蛾不容易被发现,生存率升高。


19.指层叠石。


 

PS.还是按自己心意写了……至于最后一句是真相吗,自由心证吧【茶】

PSS.四舍五入是不是个生医cp呢……陷入沉思……虽然个人感觉已经写得超明显了但还是点下吧,那个神甫是死去的神学,以普通人身份活着。

注释晚上补 电脑没保存肥肠绝望

谢谢阅读呜呜呜

评论(51)
热度(46)

© 756563172 | Powered by LOFTER